+01 452 4587254
8108 W. Saxon Street

樱桃视频首先

樱桃视频首先

洪香兰夫妻两个今天来的目的是想让白爱国以后买他们家的干货调料和卤料,所以对他说话还算客气:

“爱国哥,瞧你说的是啥话?你都买了这么大两间门面却不告诉我们。”

因为两家多年没有走动,夫妻两个只知道白爱国在国棉家属小区的住址,并不知道他家的小吃店。

今天去他家时,发现他家的房子已经出租了,然后在小区里打听白爱国一家人现在住在哪里,无意中从那些居民的嘴里知道了白爱国家目前的状况。

这才得知他们家在短短几个月内发达了,不仅买了豪宅而且还买了门面,只是还没搬走,住在家属区里另一套房子里。

心里羡慕的要死,打定主意要抱住白爱国的大腿,从他那里捞好处。

现在正值中午吃饭的高峰时期,白爱国还要忙着做买卖,哪有时间和洪香兰夫妻两个周旋,而且也不想周旋。

冷淡道:“我们两家差不多十几年没来往了,我买门面为啥要通知你们?你们家买车买房通知过我没有?”

李红旗夫妻两个面露尴尬之色。

洪香兰讪讪道:“爱国哥可是当了多年干部的人,怎么能够和我们这些人计较?”

白爱国面色微冷:“你们找上门来究竟有啥事,赶紧说吧,我店里的生意忙着哩。”

李红旗夫妻两个交换了一个眼色,然后由洪香兰开口:“爱国哥,你们家要用到那么多干货调料和卤料,以后干脆就在我们家买吧,就当照顾我们家生意好吧。”

花的时间

再也不敢说他们家给他家做好事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话,姿态放得相当低。

白爱国其实早就猜到他们来的目的就是这个,去收银台那里支取了三千块钱:

“既然两家已经十几年没有来往了,那以后还是不走动的好。

那天我两个孩子去干货批发市场打货,遇到别人碰瓷,多亏了你家浩宇帮忙才没事的,这三千块钱是答谢费,你们收下吧。”

洪香兰又想要那三千块钱,又想让白爱国照她家的生意,陪着笑脸道:“爱国哥,你咋这么说哩?这多伤人的心啊。”

白爱国却懒得和她多说,把那三千块钱放在她手上,转身去忙了。

洪香兰夫妇两个见白爱国丝毫不买他们的账,顿时翻了脸,一左一右缠住他,吼道:“我儿子帮了你两个孩子那么大的忙,你就只给三千,至少给三万!”

既然生意不再,那仁义也肯定没有了,多要些钱来才最实惠。

白爱国把那三千块钱从洪香兰手里抽过来:“嫌少是吧,那就等派出所来调解好了。”

洪香兰夫妻两个立刻傻眼,等派出所来调解,恐怕一分钱都拿不到。

虽然白梦蝶看不起洪香兰夫妻两个都贪财还长着势利眼,但还是很感激李浩宇帮了自己。

如果李浩宇不帮自己,虽然因为那个碰瓷的中年女人有前科,自己可以脱身,但会很费周折。

于是对洪香兰夫妻两个道:“你们不是嫌钱少了吗?那给五千块钱你们觉得怎样?”

其实白梦蝶想给一万块钱报答李浩宇,但她不敢一开始就说一万,那样洪香兰夫妻两个会再往上加。

洪香兰夫妻两个比之前老实了,不敢再狮子大开口。

商量道:“五千块钱是不是有点少,我儿子可是帮了你大忙,你如果被人讹上,至少得赔一万块钱以上。”

白梦蝶道:“那个碰瓷的在你们干货批发市场有前科。

只要我报警就能够查到她的前科,别说想讹我一万块钱了,恐怕一分钱都讹不到,并且还得坐牢。

所以你以这个理由想要我们家赔你一万块钱根本就站不住脚。”

洪香兰夫妻两个不甘的闭了嘴。

白爱国只想把他夫妻两个打发了,而且不再来往,并且也不想亏待了李浩宇一片善心,便道:“你们想要一万块钱的感谢费是吧,也不是不行,明天把你们儿子带来,咱们去社区把这事给解决了。”

必须得有见证人,这样以后李红旗夫妻两个才不敢不认账。

李红旗夫妻两个心花怒放,提着礼物乐滋滋的走了。

虽然没能够说服白爱国照顾他们家的生意,但是得到一万块钱的感谢费,就跟天上掉馅饼,还砸中了他们的头似的。

陈子谦在白梦蝶耳边道:“你家这门亲戚真够极品的。”

白梦蝶轻飘飘道:“反正又不来往,管他极品不极品。”

普通人家谁家没有几门极品亲戚,不都是选择的老死不相往来吗。

几个孩子吃完午饭就去上学了。

杨小桃一进教室白梦蝶就悄悄的问她,陈子谦安排的那个“私家侦探”怎样。

杨小桃点头,小声道:“非常不错。”

白梦蝶彻底放下心来。

中午,陈子谦在白梦蝶家的小吃店说的那些话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传遍了校,班上几乎所有同学都知道了。

尽管班上有许多同学在心里认定陈子谦和白梦蝶是男女朋友,可是从陈子谦嘴里说出来和自己认定感触还是不一样。

自己认定,可是陈子谦和白梦蝶没有承认,男女同学们总觉得自己有一丝希望,可以和心中的男神或者女神牵手。

可陈子谦已经高调公开了他和白梦蝶的关系,那些暗中仰慕白梦蝶的男生彻底死心。

那些倾心陈子谦的女生看白梦蝶格外不顺眼,总觉得她那张漂亮的脸蛋越看越像狐狸精。

白梦蝶在心里暗暗埋怨陈子谦一下子给她拉了不少仇恨,不过她并不放在心上。

那些女生看她不顺眼就不顺眼咯,她又没想着和谁做朋友。

她生性性格沉静,不爱交友。

有些小学妹含羞带怯的跑来问白梦蝶,她是不是真的在和她们的男神学长在交往。

白梦蝶当然一口否认,她一心想要这事赶紧翻篇,又怎么可能经由自己的嘴而扩大风波。

那群小学妹一听这话都笑开。

白梦蝶见状,少不得教育她们要把精力放在学习上,别老想着追学长,处在什么年龄就该做和这个年龄相匹配的事。

她话还没说完,那些小学妹们都翻着白眼离开了,在心理想,这个学姐真是讨厌,跟灭绝师太似的。

下午放学,陈子谦还没来得及张嘴说要去白梦蝶家蹭饭,白梦蝶就主动邀请他去她家蹭饭,陈子谦喜不自胜,问:“你今天怎么主动请我去你家吃饭?”

“你帮了我姑姑又帮了杨小桃,我当然要请你吃饭以示谢意。”

陈子谦并没居功自傲,反而说白梦蝶太客气。

因为石磊没骑自行车,所以陈子谦也没骑自行车,三个孩子都步行。

本来三个人是并肩而行的,最后变成了白梦蝶和陈子谦并肩走在前面边走边说,石磊跟在后面沉默寡言。

石磊看着前面两个人的背影,不得不承认他们看起来很般配,觉得自己好像个瓦数超大的大灯泡,好没意思的说。

方奕明远远跟在他们身后。

他的目光越过石磊,盯着白梦蝶的背影出神。

瘦身成功的少女的背影高挑迷人,丑哒哒的校服都能被她穿出初恋的感觉,真是美爆了。

以前她胖时,像座铁塔似的难看,所以每次只要一看见白梦蝶接近他,他就对她百般嫌弃。

以前是他看不起她,现在是他高攀不起,也只能远远的看她一眼。

石磊无意中回头看见了方奕明,便放慢了脚步等着他同行。

方奕明见状,加快了脚步,两人并肩而行。

石磊问:“你怎么没有骑自行车?”

方奕明双手插在校服口袋里:“天太冷了,骑自行车手好冷,就没骑了。”

他问:“你怎么也没骑,是不是也是因为天冷的原因?”

石磊摇了摇头:“不是,是自行车爆胎了,骑不了了。”

两个男孩子聊完自行车的问题,一时找不到话题,都沉默了。

过了片刻,方奕明支支吾吾道:“石磊,我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忙?你说来听听,看我有没有那个能力帮你。”石磊温和道。

方奕明低下头道:“我父母要为家里的财产打官司,我是站在我妈这边的。

我妈现在在坐牢,打官司的事使不上劲,只能我接手。

可我连请律师都不会,这官司怎么打?

我想请你问问白叔叔怎么打官司,可以吗?”

说完,他殷切地看着石磊。

石磊奇怪的问:“你为什么不让你舅舅帮你妈打官司?你现在读高三,学业这么紧张,哪分的出精力去打官司?”

方奕明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妈几个舅舅都指望不上。

如果让他们帮我妈打官司,法院判下来的家产肯定会落入他们的口袋。

想要他们吐出来那比登天还难,所以我才要亲自打官事的。”

“这样啊。”石磊点了点头,“那我回头跟我爸说,看他懂不懂打官司,如果我爸懂打官司,肯定会帮你的。”

方奕明连连说着谢谢。

石磊关切地问:“现在我们家为生意忙得焦头烂额,也没顾上你,这段时间你有没有好好吃饭?”

“有。”方奕明道,“每顿都吃得饱饱的。”

石磊还想关心几句,可是怕关心的太多适得其反,惹得方奕明伤心,于是聊起关于学习的话题。

石磊兄妹和陈子谦回到大出租屋,田春芳已经准备好了晚饭的所有食材,正要动手做饭。

白梦蝶把书包放下,对她道:“妈,我来吧。”就一头钻进了厨房撸袖子做午饭。

田春芳就去看那些待卖的卤菜卤的怎么样了。

今晚这餐饭主要是为了款待陈子谦,所以白梦蝶做的都是他爱吃的。

有樱桃肉、话梅排骨、鲜菇滑肉片、酱爆鱿鱼、西湖纯菜汤,还烧了一盘她自己喜欢吃的香煎毛豆腐。

再加上陈子谦最爱的五香猪脚和卤牛肉、卤牛肚,这顿晚餐相当丰富。

吃饭时石磊想到孤苦无依的方奕明,盛了一大碗饭,又装了一大盘子的菜给他送去。

等石磊回来,大家这才一起拿起筷子吃起晚饭。

白爱国夫妻两个一个劲的给陈子谦夹菜,感谢他为白爱兰所做的一切。

陈子谦谦逊的表示只是举手之劳,让白爱国夫妻别当一回事。

饭吃到一半,石磊说起方奕明拜托他的事。

白爱国显得很为难。

他们家虽然和白莲花母女两个曾经闹的差点打官司,可最后还是没打成,所以也不会打官司。

但是如果不帮方奕明一把,又觉得那孩子太可怜了。

陈子谦见未来老亲爷想帮方奕明又无能为力,便道:“叔叔,这事交给我吧,我回头跟我大哥打个电话,让他派他的法务协助方奕明打官司。”

白爱国思忖了一下,问:“请你哥的法务帮方奕明打官司,这费用是不是很贵?”

陈子谦道:“既然叔叔想要帮方奕明,那我就让我哥跟他的法务说,便宜收费好了。”

白爱国点点头:“那就麻烦你了,也不用太便宜,只要比市场价低一成就行。”

虽然他同情方奕明,但绝对不会因为同情他而让陈子谦大哥的法务利益受损太大。

陈子谦点了点头:“我有分寸的。”

因为都是做的陈子谦爱吃的菜,所以他吃得特别欢脱。

不论是樱桃肉也好,还是话梅排骨也好,他吃了不少。

田春芳还是第一次吃到樱桃肉。

樱桃肉色泽像樱桃般鲜艳透红、亮丽诱人,吃在嘴里酥烂肥美、鲜香四溢,甜中带酸。

笑着说:“这道菜有意思,不仅一眼看上去像樱桃,吃起来也有点樱桃的口感,酸酸甜甜的。”

不过她不太爱吃酸酸甜甜的肉菜,所以樱桃肉也好,话梅排骨也好,她都浅尝辄止。

陈子谦见白梦蝶只吃毛豆腐,别的菜不怎么吃,往她碗里放了几块话梅排骨。

这孩子真是,怎么就那么爱吃毛豆腐,这道菜又没什么营养。

等陈子谦吃完晚饭走了,田春芳收拾碗筷时,白梦蝶站在厨房门口和她八卦起方奕明家的事。

刚才在饭桌上她就想八卦他家的事,可是碍于陈子谦在场,她没说。

总觉得让陈子谦知道方奕明家的那些烂事对方奕明不厚道。

可她们家关起门来说就没关系,毕竟都是一个小区里的,谁不知道谁家的那点烂事?谁又不背地议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