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452 4587254
8108 W. Saxon Street

荔枝旧版本2018

荔枝旧版本2018

斐闻宗那边,一回到阵营,斐天华便立马召集人群开了次作战会议。

斐天华先是将方才的遭遇跟在场的人简单叙述了一遍后才道:“不知各位对于这北面围墙究竟有何想法,是否要已北面围墙为突破口,大举进攻北面围墙?”

“废话!当然是要进攻北面围墙啦!那里的围墙明显比其他面的要薄,而且还破了个大口子,只要我们能从口子冲进去,对方必败无疑!”钱忠直截了当道。

“可是,照斐少那么说,北面围墙机关重重,上面的洞很有可能就是陷阱,贸然从洞里面从进去,很有可能中了他们的圈套,我觉得还是小心点为好。”易鹏翼道。

“区区陷阱,何足挂齿!只要我们集中所有兵力,那点小小的陷阱是难不倒我们的!顶多死几个人罢了。”钱忠直截了当道。

“既然钱大人都这么说了,那么我们明天就率领所有人在北面围墙集合,由钱大人负责为我们打头阵,对北面围墙发动进攻,如何?”斐天华微笑道。

钱忠一听瞬间不乐意了,“凭……凭什么我打头阵。”

“毕竟这是由钱大人您想出来的妙计,当然要由您来打头阵了,不知在座的各位意下如何啊?”斐天华笑着对周围的人道。

其他人纷纷点头表示同意,都等着明天看裕华钱庄的好戏,就在这时,钱忠却突然改口。

“嘿嘿,各位误会了,方才我只是随便说说,北面围墙看似最容易突破的,实则是最难的,而且还有一个高手在那里把守,我觉得还是不要集中兵力进攻北面围墙的好,具体该如何决定,还是由斐少说了算,毕竟决策权在斐少身上。”

见钱忠占不到便宜才把自己当挡箭牌,斐天华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这家伙,不光脑袋不好使,还想着占便宜,又不肯出了,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虽然心中这么想着,但无奈钱忠和他是盟友,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自己还是得给他台阶下。

这是我们最初的起点

“我也同意钱大人的看法,北面围墙看似容易突破,实则牢不可破,强行进攻,风险太高,很容易出现不测,所以我建议,放弃进攻北面城墙,改为兵分三路,分别进攻东,西,南面围墙,各位觉得如何!”斐良才问道。

“我同意华儿的看法!”说话的正是斐闻宗的三大智囊斐天博,身为七十一级魔法师的他,理论上是不可以参加这场战斗的,之所以斐天博会来到这,一方面是震慑在场的人,另一方面也是给斐天华提一些意见,出谋划策,好赢下这场战斗。

“华儿说的没错,照目前的局势看,北面是最不适合进攻的地方,盲目进攻,只会造成不必要的伤亡,不如放弃,集中兵力进攻其他三面围墙,这样我们的赢面才能更大。”

“不错!而且我主张优先集中兵力进攻南面围墙,因为南面与北面对立,北面难攻,与之对立的南面必将难守!方才我在观察的时候,发现南面把守的人似乎比其他面的要少,且范河郡白日向来挂的都是南风,进攻南面对我们有利!”

说话的是斐天睿,同样作为斐闻宗三大智囊的一位,为了能够参加这次的战斗,斐天睿特意将等级压制到了七十级,力求早日结束战斗,战胜裕龙门。

既然斐闻宗的两大智囊都已纷纷开口,其他人更加不敢有任何异议,只能纷纷点头答应。

“好,居然如此,就按照两位说的办,明天,天佑你和天睿大人率领一千人马进攻东面围墙!易大人同样率领一千人马进攻西面围墙,我则率领剩下的人进攻南面围墙!至于钱大人,您就率领你们裕华钱庄进攻北面围墙就好。”斐天华道。

钱忠一听赶忙摇了摇头,“不必了,我还是随易大人一起进攻西面围墙把。”

斐天华轻蔑一笑,“呵呵,钱大人您开心就好。”

“哼!”钱忠冷哼一声,心中憋了一肚子气,却又无处发泄,只想着明天赶紧把围墙上的敌人好好教训一顿,否则难解心头只恨!

在那之后,斐天华又跟在场的人交代了许多事情,以及明天的注意事项,可是在场的人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对于斐天华的话丝毫不放心上,这让斐天华感到身心俱疲,直到最后,斐天华也懒得对牛弹琴了,直接摆了摆手,表情不耐烦道。

“好了!没什么事了,各位今夜就早点回去休息吧,争去明天将府邸踏平!”

“是!斐大人!”

其他人答应一声,纷纷选择离去,只剩下斐天华、斐天睿、斐天博三人还呆在会议室内。

只见斐天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揉了揉额头,眼里满是疲惫,这场较量,还未开战,斐天睿就已经有些精疲力竭,倘若彻底开战起来,斐天华真不知自己要累成什么样。

主要是因为在场的人出了斐闻宗的人以外,纷纷都各怀鬼胎,心思并没有完全放在这场战斗上,表面上是在听从斐天华的指挥,可实际上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方才斐天华给他们交代的事清,也不知有多少人听进去了,反正斐天华对于其他人是根本没啥指望的了,只能管好自己的这面围墙,争去明天突破南面围墙,结束这场战斗。

揉了揉太阳穴,诸葛龙龙道:“两位长老,你觉得这场战争,我们有机会赢吗?”

斐天博叹息一声,“唉,在没来之前,我本以为会是一边倒的局面,可是听你这么说,再结合目前的局势来看过后,那个姓诸葛的小子,可能有些不简单啊,有他在,我们即使能赢,可能惨胜!”

斐天睿深有感触地点了点头,“不错,那家伙的心机和谋略,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高,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里面的人已经完全以他为首,我们将要面对地,很有可能不是裕龙门,而是裕龙军团!”

“军团吗?”斐天华苦笑一声,“那可还真是棘手呢,以我们内部目前的执行力和组织力,想要对付一个五百人的军团,难啊。”

三人都十分清楚眼前的局势非常严峻,底下的人除了斐闻宗的人以外,根本就没有多少人是服从他们管教的,虽然有斐天博这样的强者坐镇,可效果却微乎其微,毕竟,魔法师大都是心高气傲的人,自认为高人一等,哪怕面对斐天博,即使表面上恭恭敬敬,可内心却根本瞧不起他,要想让这么一群不服管教的家伙整合在一起,齐心协力击败裕龙门他们,难!

可是,要想赢下裕龙门,斐闻宗又不得不与其他人联盟中——不联盟,铁定灭不了裕龙门,联盟,也未必能够灭得了。就在这层层矛盾之中,斐闻宗不禁陷入了沉思。

“这个所谓的联盟,真的有存在的必要吗?”

斐天华想不明白,只能由时间来证明一切。

“华儿,我们相信你,有你在,我们一定可以击败裕龙门的!”斐天博拍了拍斐天华的肩膀道。

“嗯!我一定不会让两位叔叔失望的!”斐天华道。

“这场战争,我虽然无法参与,但是我一定会在后方好好支持你的,我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让这群人乖乖听话的!”斐天博保证道。

“多谢天博叔!”斐天华恭敬道。

“届时,我也会听从你的指挥,争去早日击败裕龙门!”斐天睿道。

“多谢!多谢两位叔叔,我一定不会辜负两位叔叔的期望的!”斐天华心怀感动道。

要想让联盟内的人乖乖听话,树立自己的权威,他最大的倚仗就是这两位叔叔,尤其是斐天博,他的实力凌驾于所有人之上,有他坐镇,其他人自然不敢撒野。

而斐天华只需要打赢一场战斗,他就能在整个联盟中树立足够多的威望,让联盟内的人彻底服从他的命令,只有这样,他们获胜的几率才有可能提高,所以,明天的围墙攻打之战,斐天华决不能输!

至少由他攻打的南面围墙,必须要拿下!

“好了,时候不早了,天儿你也早点休息吧。”斐天睿道。

斐天华点了点头,“没事,我在坐会儿,两位叔叔你们先去休息吧。”

无奈的叹息一口气,斐天博和斐天睿两人又对斐天华交代了几句,这才离开了会议室,留下斐天华独自一人,透过窗外,看着窗外的夜色。

月色透窗寒,一夜素衾霜湿。

无寐起来搔首,正参横人寂。

此心重省已回肠,何况是行役。【1】

斐天哗就这么静静地欣赏着这迷人的夜色,直到月牙落下,星辰暗淡,遥远的东方露出半个橘红,天空像是刚洗了个澡似的,变得清澈,透亮。

……

所有人都迎着这朝阳清醒,围墙外的人已快速集结,兵分三路,包围了东,西,南三面围墙,而围墙上的人看到后却丝毫不为所动,一脸严肃的看着下方的人。

斐天华虽然一夜未睡,可是依旧是精神十足,此时的他,正站在南面队伍的最前方,身披铠甲,手持魔杖,大方蓝光,将这个队伍照亮,沐浴在那柔和的蓝光中,所有人都感到异常的舒适,最后,斐天华大喊一声。

“冲!”

三路人立刻大吼一声,朝着围墙冲了过去,一场大战,正式开始!

【1】选自《好事近(怀归)》.宋.赵善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