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452 4587254
8108 W. Saxon Street

成版人漫画永久破解版

成版人漫画永久破解版

傍晚时分,袁紫烟端上晚膳的时候,无奈的说道“世子不能做太子,是因为太年轻?”

“还有呢?”

“几位叔叔太过强势,即使得了太子也没办法做稳这位子?”

“嗯。”

“那只要皇上削弱几个王爷就是了。”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打得华王府束手,就觉得王爷们没什么了不起?”

“他们确实没什么了不起呀,不服气就再揍他们!”袁紫烟露出笑容。

她现在对自己的武功深具信心。

几座王府也没什么了不起,不打得他们老老实实吗?不老实就再接着打!

李澄空挟起一块野雉肉慢慢咀嚼“你敢打王府的护卫,可敢打王爷吗?”

“他们根本不禁吓!”袁紫烟笑道。

“如果我是王爷,就来一出苦肉计,串联几位王爷诬陷你一把!”

清风凉爽清纯美女大麻花毛衣学院派唯美写真图片

袁紫烟脸色微变。

“到时候你除了乖乖进宗师府圈禁,还有什么办法?”

“老爷,别忘了我有虚空大挪移。”

“那你就只能逃离大永,回不来了!”李澄空眉头一挑“哦,你是巴不得如此吧?”

正好趁机离开自己,名正言顺。

“老爷,我哪敢呐!”袁紫烟嫣然笑道。

李澄空斜睨着她。

她这种女人,就不能指望会安份守己,野心勃勃太聪明,就一定会不停的折腾。

“你是不是觉得,你修为越高,我越不舍得下狠手,不想失了这样的帮手?”

“老爷,我可是尽心尽力呀。”

“嗯,你还算不错。”李澄空点头“三年一眨眼就过去了,别闹什么幺蛾子以致前功尽弃逼我辣手摧花,看在你这些日子的表现上,我也不杀你,只废掉你武功,说不定清微山会想办法替你恢复修为呢,是不是?”

“老爷放心吧!”袁紫烟忙嫣然笑道“那我接着往下说?”

她不敢在心里骂死太监,脑海里却情不自禁的涌起这句骂。

好像多有人情味似的,说不杀自己,翻脸的时候就未必真不杀自己了!

“说。”

“笃笃。”外面传来敲门声。

袁紫烟道“是萧妙雪。”

李澄空摆一下手。

袁紫烟上前拉开门,很快回来,独孤漱溟请他去后花园议事。

李澄空皱眉。

“是因为外面的传言吧?”袁紫烟道。

李澄空筷子加速,很快吃完,接过湿毛巾拭了拭手,出小院来到了后花园。

后花园里百花齐放,万紫千红,争奇斗艳。

大月在北,大永在南,所以大月朝是寒冬,天京这里却是温暖如春。

花圃中央的一座高亭里,独孤漱溟静静坐着,身前坐着梅姜与霍雨霆。

霍雨霆目不斜视,看也不看独孤漱溟。

独孤漱溟在府内没戴面纱,白玉似脸庞一片淡漠,迷离明眸盯着花海怔怔出神。

她一直在想着虚空大挪移。

怎么努力都练不成。

远隔千山万水,如果练不成虚空大挪移,今生不知只能见到几次玉妃。

她恨不得能插上翅膀飞回去看一看玉妃。

想家的滋味让她没精打采,但又要维持王妃的威仪,不能表露出来。

梅姜稳稳坐着,仪态端庄,盯着远处的月亮门,心下疑惑李澄空的地位。

为何议事一直要招呼这个李道渊?

这李道渊据说是个金甲太监,可看独孤漱溟的态度,可不像面对贴身护卫。

她对李道渊的倚重谁都看得出来。

依自己所知的消息,这李道渊是个武学奇才,除此之外好像没有别的什么了,为何能得独孤漱溟如此倚重?

虽说是武学奇才,可一直没展现过,倒是他的丫环袁紫烟展现出了惊人的修为,压得整个天京都抬不起头,有了紫玉仙子的美称。

王府能如此太平,不被欺负,关键就是紫玉仙子的镇守,居功至伟。

霍雨霆目不斜视盯着花圃,似乎在用心欣赏每一朵鲜花,其实余光一直落在独孤漱溟身上。

他不由自主的注意着独孤漱溟的一颦一笑。

脚步声响起,他们扭头看去。

李澄空走在前头,袁紫烟亦步亦趋跟在后头,神情恭敬乖巧。

“公主,梅王妃,世子。”李澄空抱拳,坐到独孤漱溟的身边。

独孤漱溟挺直腰肢“听过外面的流言了吧?”

李澄空点头。

梅姜叹道“这是有人要害我宪王府啊。”

霍雨霆道“娘,王妃,我准备向皇祖父上表,自请去西境做镇守。”

独孤漱溟蹙眉。

梅姜喝道“真是胡闹,霆儿!宪王府只有你一个血脉,你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对得起九泉之下的王爷!”

霍雨霆道“娘,生死有命,躲在家里难道就安了?一样有危险。”

梅姜沉着脸“我不同意!”

独孤漱溟轻轻摇头“你此举是为了避嫌,表明绝不争夺皇位吧?”

霍雨霆道“我是不可能成为太子的,与其被人利用大作文章,不如直接表明态度!”

“你为何不能成为太子?”梅姜道“你是王爷的血脉,也是霍家子孙,怎就不能成太子了?”

“娘,有那些叔伯们,哪轮得到我?”霍雨霆摇头“我们大永还没这个规矩!”

大永皇位传贤不传长,但从没有传孙不传子的规矩,皇祖父不会破了这个例。

这会导致极严重的后果,他根本就没动过这个心。

更何况他也知道自己的斤两,比起父王来,天差地别,自己太嫩太弱。

现在就是让自己做太子,自己也坐不稳这位子。

李澄空暗自点头。

霍雨霆虽然鲁莽冲动,却不失冷静。

梅姜忙道“霆儿,你是王爷的儿子,未必就没机会!”

独孤漱溟沉吟道“你可以向皇上上表,请去镇守边关,但不能去西境,去北境!”

西境毗邻大云,太过危险,北境邻大月,则相安无事,即使有事也只是小摩擦。

“要去就去最危险的地方,才能更好的磨砺自己!”霍雨霆沉声道。

独孤漱溟轻哼“你好大的志向!”

霍雨霆道“我虽远不如父王,但我会追得上父王!”

“胡闹胡闹!”梅姜沉着脸喝道“听王妃的,只准去北境!”

独孤漱溟看向李澄空。

霍雨霆与梅姜看她如此,也看向李澄空,想知道他要说些什么。

李澄空道“上表也好,能试探一下皇上的态度,如果皇上同意,则彻底死心,如果皇上不同意……”

“不同意我继续上表。”霍雨霆道。

李澄空道“不同意的话,那这个太子位子就争一争。”